錯置 >

復還、繕修與進退維谷(2017-20) >

讀進此外六個人(2020)

現場閱讀展演 |30分鐘

 

曾想要借用「殘響」來形容未來某時,歷史感映照當下,人刹那醒覺。
當回音已經彌散時,我們期待「殘響」喚回記憶;
但當我們因此而去拼湊殘響時,是否全然忽視了「當下」正是聲音琅琅?如果連此刻也不能被銘記,
在我們能夠覺察時也不能好好去擁抱人與人之間聯結的真實可貴,
我們談何期許自己能在未來聽見殘響?
忽視當下,又何嘗不是更可悲的遺忘,一種更主動的掩藏。

曾多努力去想如何將作品與現實勾連,有時甚至花費了太多力氣。今天我們卻深深感到,是因為每一個人的存在,讓多重時間疊加在這一展示空間之內,
不論是展覽、船倉,還是文字間。
我們僅希望構築一個場景,讓每一位來到這裡的您,懷著各自仍然鮮活的記憶與情感,佇立在這個時空裡,嘗試去想像一個更好的此刻。

「醒來已是百年身」。(Once I Wake Up, My Body is Old.)(沈軍,2020)

 


 

《讀進此外六個人》中六位表演者現場重演《無法憶起 怎樣到達這裏》錄像作品中的台詞,以發剛出版的同名作品集。
 
表演者:李繼忠|李彥慶|林琬晴|潘韻怡|曾家偉|甄燊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