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置 >

通向深海的狹道(2019-20) >

第四章:挖掘工(2019)

錄像裝置
單頻錄像 | 4:3 | 黑白 | 10’30” | 雙聲道
透明膠片與燈箱、金屬架、玻璃、CRT電視

 

作品是藝術家在新宿戶山公園展演的錄像紀錄。

新宿附近的箱根山自1920年代起一直是戶山陸軍軍醫學校校址,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;當時部分設施被分配為關東軍政府防疫和給水部(東京分部)的重點研究實驗室,即是以石井四郎為首的731部隊總部。

在上世紀90年代,戶山內被發現了100多具人體遺骸;之後偶爾在該區內還有一些建築項目挖掘出更多遺骸。那些亡者是陸軍醫學院的“教學材料”,他們的屍體在實驗後被埋在萬人塚中。

厚生勞動省在2001年的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提及,那些屍體和殘骸被當地醫學教育機構製作成標本保存,並用於教學和研究。根據札幌學院大學的人類學家佐久良肇的發現,至少有62具屍體為蒙古人種。相信當時那些實驗對象進行了活體切除和腦外科手術。其餘的屍體是由政府處理的,不幸的是,它們的種族身份至今仍然是未知或被公開。 這個實驗室遺址同時喚起了我對中學的記憶,戰後人們在校園發現了萬人塚(第一部: 佐治與游泳池)。我在戶山公園待了一段時間,觀察公園內的人們,研究公園的佈局和地理環境。我的本能驅使我挖一個洞,不是要挖掘什麼東西,而是純粹要挖掘一個乎合我身體尺寸的坑,然後蓋上一片「海」。經過數小時的體力勞動,我挖出生死與邪念的意識,正如當時南石頭難民所的難民被迫自掘墳墓。

 

肖錚是當時的難民所內運屍人的兒子,他回憶說日軍會在池裡撒上石灰(氧化鈣(Ca(OH)2)和其他不知名的化學物質。它可以快速溶解骨骼,同時用作抗菌劑,並消除了屍體難聞的氣味。
而後來正正因為難民的人比原先預計的超出太多,原本建在難民所內的「化骨池」無法容納所有難民的屍體,所以由部隊的管理層由原本用作「屍體自然腐化的建築物」,改把屍體運往「萬人坑」。

 

氧化鈣是一種平宜而且可產生強烈的化學反應的元素。我推測部隊成員可能會添加了鹽酸(HCI)以產生高放熱熱量,然後在短時間內完全分解人體組織和骨骼。

Ca(OH)2+2HCI→CaCl2+2H2O

在這化學反應中分別產生鹽和水作為副產物。

海,是由痛苦和身體造成的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樹葉和雨水落在那片人造的「海」上,自然的重量往下壓,再次顯露出了那缺失的空間。

我一直在靜觀,人們似乎對那漠不關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