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置 >

通向深海的狹道(2019-20) >

第三章:演歌歌者(2019)

單頻錄像
16:9 | 高清 | 彩色 | 1’45” | 雙聲道 | 日語 | 中、日、英字幕

 

死去的難民被扔進化骨池內。難民所兩旁建有兩個水泥池,寬20米,高5米,深5米。屍體被運到化骨池並被化學劑溶解。最高峰時每天要處理50多人。化骨池是8604部隊發明的,可以有效地處理屍體,但是當時有些骨頭不能被處理就直接被埋葬。如今,廣州造紙廠已經挖出了1200多具人骨。

–丸山茂証言, 1994

 

據8604部隊隊員江口豐潔憶述他在難民收容所處理難民屍體的方法,明確地提及當時建造了使屍體自然腐敗兩座建築物;這說法與第1課細菌研究小組班長丸山茂的同僚的場守嘉所說到的「化骨池」(沙東迅,2005)吻合。另外,一位名叫馮慶章(亦名馮奇)的難民提及在營中有一首當時很流行的打油詩[1]:

籠中鳥,難高飛

不食味粥肚又饑

(食了味粥)肚痛必痾無藥止

一定死落化骨池

 


 

[1] 參看《侵華日軍在粵細菌戰和毒氣戰揭秘》,pp.55。